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

随便搞搞

【长得俊】心动(二)

大家多评论我有动力写,欢迎催更~

14.
“你又把饭吃到衣服上了!”陆定昊说。
尤长靖推开陆定昊,用手盖住自己胸前的油渍,气愤地说:“你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讲这个吗?”
两人坐在陆定昊的练习室里,刚过午饭时间还没人过来。陆定昊一边剥鸡蛋壳一边说:“林彦俊是不是谈恋爱了?”
尤长靖说:“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?哪来的鸡蛋,我也要吃。”
陆定昊躲过尤长靖抢鸡蛋的手:“不给,你都这么胖了还吃什么吃。”
尤长靖伸手要打他,陆定昊扭来扭去躲开:“林彦俊最近很奇怪,你难道没有发现吗?”
尤长靖:“没有啊。”
陆定昊:“怎么可能,他最近像个老妈子一样,昨天晚上我发条朋友圈,他居然给我回复了,林彦俊居然会回复别人的朋友圈,你知道他回了我什么吗?”
尤长靖:“你哪来的手机?”
陆定昊没理他,继续说:“他回复说你睡了让我别玩手机,我们宿舍关他屁事,管的有点多哦,恶心。”
尤长靖说:“那是他知道我睡觉不能有光啦。”
陆定昊说:“就他知道吗?你当时又没睡,我们宿舍灯都没关,我哪次在你睡觉的时候玩过手机,他——”
“好啦好啦,”尤长靖截住他的话头,“这和他谈恋爱有什么关系?”
陆定昊说:“谈恋爱的人不就这样,唧唧歪歪唧唧歪歪,你实话告诉我,他是不是谈恋爱了,我不向公司告状。”
“真的没有,”尤长靖说,“我刚刚从他那边过来,他很担心后天的淘汰,哪有精力谈恋爱。”
陆定昊把鸡蛋壳放在塑料袋里,又小心地把袋子口系上,听到尤长靖的话,撇了撇嘴说道:“他19名担心个屁啦!”
尤长靖:“19名也有可能掉出去啊,我也很担心他。”
陆定昊:“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?我更危险好吗?”
尤长靖:“我也有在担心你啦。”
陆定昊气得差点被鸡蛋噎死:“什么叫也有?尤长靖,我在你心里就是‘也有’的地位吗?”
尤长靖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陆定昊扑过去抱住尤长靖:“你给我说清楚,我和林彦俊在你心里谁更重要,我俩一起掉水里你先救谁?”
尤长靖从陆定昊胳膊里钻出来,一溜小跑到门口,边跑边说:“我不会游泳,先走了,晚上见。”
他的手还没有握住把手,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。董岩磊跳进来大喊一声:“你的磊子突然出现!”
罗正跟着董岩磊一起进来,尤长靖差点被撞到头,埋怨地说:“你小心一点,这个梗你准备玩到明年吗?”
董岩磊挑眉道:“哎,尤长靖,你咋给这儿呢?”
陆定昊趁机跑过来勒住尤长靖的脖子不让他走:“你快说,我和林彦俊谁重要?”
董岩磊说:“你们这公司咋还争宠呢?”
陆定昊挂在尤长靖身上,扭头对董岩磊说:“我愿意。”
“行行行,你愿意,”董岩磊无语道,“昨天我还见林彦俊给食堂那儿抓娃娃,你说说你们公司一个个的老大不小了,整天跟幼儿园小孩儿一样。”
“抓什么娃娃?”陆定昊问。
董岩磊:“过年让抓那个,还给录成花絮了,你不知道?那个娃娃机不就给食堂外面放着吗?”
陆定昊一脸怀疑:“他没事去抓娃娃干什么,他哪来的游戏币?”
他越想越不对劲,越想越怀疑。很有可能是林彦俊和哪个选管姐姐搞上了,从她那里要来的游戏币,抓给她逗女朋友开心。就在陆定昊要为自己优秀的分析能力点个赞时,被他搂在怀里的尤长靖说:“哦,我想起来了,我之前有说过喜欢那台娃娃机里的小狗。”

15.
临近淘汰赛,练习生的备用手机晚上都被选管收走了。陆定昊摊在椅子上,脚一下一下踢着桌子。
林超泽从卫生间洗完脸出来,走到窗边打开窗户,三月夜晚的凉风吹进屋内,陆定昊冷得打了个哆嗦:“冷死了,不要开窗啦!”
林超泽:“拜托,让屋里通通风好吗?”
他看向窗外,路灯昏黄的光弥漫在空气中,光秃秃的树枝更添萧瑟,偶尔有人从下面走过,看不清是谁。
“尤长靖去哪儿了?”林超泽问。
“和灵超去全时了。”陆定昊说。
他低头抠了会儿手指,突然说道:“我总觉得哪里不对。”
林超泽:“什么不对?”
陆定昊看了一眼虚掩的门,用手指一指墙,墙的那边是林彦俊的宿舍,他小声说:“林彦俊。”
林超泽也压低声音:“不是问过尤长靖了吗,没什么事。”
陆定昊:“我还是觉得——”
有人推门进来,陆定昊马上静音。林彦俊走进屋里,左手插在运动裤兜里,右手拿着一个玩具狗。
“尤长靖呢?”林彦俊问。
陆定昊盯着他手里的狗说:“贝汯璘也不在宿舍,你怎么不问他?”
林彦俊看了他一眼没说话,隔空把手里的狗扔到尤长靖床上,床上已经有一个类似的玩具猪。
“他去哪儿了?”林彦俊又问了一遍。
陆定昊看着他不说话,林超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感觉气氛不太对,接道:“全时啦!和灵超去全时了,除了全时尤长靖还能去哪儿?”
林彦俊看了一眼尤长靖桌子上的零食,又看一眼贴在墙上的几张纸,上面黑纸白字写着“不能再吃了”,他冷笑一声,转身走了。
林超泽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,摆摆手说:“最近大家压力很大,压力很大。”
说完扭头去看坐在旁边的陆定昊,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尤长靖的床发呆。
林超泽:“你在看什么?”
陆定昊看了一会儿,突然蜷起双腿抱在怀里,缓慢又震惊地吐出三个字:“O!M!G!”

16.
尤长靖和灵超提着全时的袋子回来,在走廊碰到向外走的林彦俊。
尤长靖说:“你去哪里?”
林彦俊:“健身房。”
尤长靖:“这么晚了去健身房干什么?”
林彦俊低眼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袋子,说:“跑步,我不像有些人,只会吃不知道运动。”
尤长靖:“你是在说我吗?”
林彦俊:“没有啊,我没有说你,我说的是那些大晚上去全时买零食的人。”
灵超:“那也是在说我,哈哈哈。”
林彦俊:“你那么瘦,我当然不是说你。”
尤长靖:“林彦俊,你这个人很烦哎,整天diss我很有趣吗?”
“我走了,”林彦俊这么说,却站在那里没有要走的意思,“后天就要录制,你确定你还要吃吗?”
“我也有在运动,我又不是不运动。”
“你今天跑步了吗?”林彦俊问。
“再聊。”尤长靖矮身想从林彦俊身边溜过去,被林彦俊一把抓住手臂。他拿走尤长靖手里提着的袋子,递给灵超,说道:“你帮他拿回去。”
他拉着尤长靖往外走,尤长靖不情不愿地边走边说:“我今天不想跑。”
“不行。”林彦俊说。
“后天就录制,也不差这一次,跑不跑没差啦。”
林彦俊不说话,拉着尤长靖去坐电梯。他按下电梯按钮,看着屏幕上跳跃的数字,电梯边的保安小哥靠墙坐着打瞌睡。
“你先松开我,你抓得我好疼。”尤长靖说。
林彦俊松开他,尤长靖转身就跑,被林彦俊一把搂在怀里。
其实尤长靖知道自己跑不掉,他只是喜欢逗林彦俊玩儿。
林彦俊比他高很多,轻而易举就能把他圈起来。尤长靖能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香味,电梯间外的走廊上有人经过,好奇地偏头看他们两眼,周围突然变得很安静,尤长靖听到一阵强烈有力的心跳声从林彦俊的胸腔中传来。
尤长靖突然开始紧张,节奏鲜明的心跳声通过两人的骨骼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里。他想起有部电影叫《怦然心动》,情节已经记不清了,只有电影名像投影屏上滚动的大字一样在他脑海里循环播放。
尤长靖的耳朵变得又红又热,他大脑一片空白,开口叫了一声林彦俊的名字,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。
走廊上又有人经过,电梯“叮”的一声打开门,林彦俊放开他,把他推进电梯里。
还没有开始运动,林彦俊的心跳怎么就这么快?尤长靖盯着电梯地面想,耳边是自己“砰砰”的心跳声。

17.
灵超把袋子放到尤长靖桌子上,陆定昊躺在床上敷面膜,见灵超进来,问道:“尤长靖呢?”
灵超说:“被那个林彦俊拉去跑步了。”
陆定昊:“……”
林超泽拿着奥利奥在吃,招呼灵超道:“吃奥利奥吗?”
灵超走过去靠在桌子上,一边吃一边说:“林彦俊有的时候有点吓人。”
林超泽:“他怎么啦?”
灵超:“没怎么,就是有时候表情有点凶,可能是长得凶,呵呵呵。”
“你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,”陆定昊敷着面膜从床上坐起来,两手在空气中作抓狂状,“超!级!可!怕!”
灵超又“呵呵呵”地笑,他说:“尤长靖说他是刀子嘴豆腐心,平时对你们很体贴。”
“体贴?”陆定昊尖叫,“体贴???”
林超泽:“what?你对体贴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吗?”
灵超:“不是吗?我觉得他人挺好的。”
林超泽咔吱咔吱吃薯片:“他人是很好啦。”
“但是真的和体贴沾不上边。”林超泽又说道。
“真的吗?”灵超问。
“可能最近有体贴那么一点点吧,”林超泽用手比划,“只有这么一点点点点。”
“好吧,”灵超说,“可是尤长靖——”
“尤长靖的话有什么可信度吗?”林超泽说,“他夸谁都夸上天好吗?”
“他只对尤长靖体贴。”坐在床上的陆定昊突然说道。
“什么?”林超泽问。
陆定昊把面膜撕下来,扔到床边的垃圾桶里,一脸无语地说:“我说,林彦俊只对尤长靖体贴,你们没发现吗?”

18.
尤长靖跟着林彦俊走进健身房,周锐正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,Jeffrey已经跑完准备回宿舍了。
“嗨bro,”Jeffrey和他俩打招呼,从包里拿出两个鸡蛋,“你们吃鸡蛋吗?”
尤长靖刚伸出手,就被林彦俊挡回来:“他不吃,别给他。”
“哦,好吧,”Jeffrey把鸡蛋塞回包里,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Jeffrey走后,尤长靖说:“哎你这样拒绝人家的好意,我觉得不太好哎。”
“没啥不好,”跑步机上的周锐说,“他那一箱鸡蛋快过期吃不完了,现在见人就塞鸡蛋。”
“鸡蛋又不会长胖,”尤长靖嘟囔着爬上周锐旁边的跑步机,“连鸡蛋都不让我吃。”
林彦俊也站上跑步机:“只要是吃进肚子里的东西,就会长胖。”
尤长靖还想说什么,却被周锐打断。
“别抱怨了。”周锐气喘吁吁地说。
尤长靖想起周锐也在减肥,且毅力坚定卓有成效,不禁有些惭愧,刚下定决心向周锐学习,就听他接着说:“抱我吧。”
尤长靖:“……”
尤长靖无奈地看向林彦俊,心想都是他带起来的风气,让整个大厂都弥漫着土味情话的气息。林彦俊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,尤长靖打开跑步机,说:“抱个鬼啦。”
“周锐你什么星座的?”林彦俊问。
“处女。”
“你猜我什么星座的。”林彦俊又问。
“白羊?”
“不是,”林彦俊说,“是为你量身定做。”
两人互相battle几轮,尤长靖夹在中间边跑边笑。林彦俊梗多就算了,周锐不知道从哪里也学来这么多不重样的段子。最后周锐说:“我跑够八公里了。”
他关掉跑步机,把帽子摘下来,头发贴在满是汗的脸上。林彦俊见他从跑步机上下来准备走,对他说道:“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。”
周锐吓了一跳,抬头看他,林彦俊说:“不然我见一次爱一次。”
周锐:“……”
“你赢了你赢了,”周锐说,“我撤了,你继续对尤长靖说吧。”

19.
周锐走后,健身房突然变得很安静,林彦俊沉默地在尤长靖身旁跑步。尤长靖问:“你怎么不继续说了?”
“说什么?”
“就你刚刚说的那个啊。”
“我刚刚说的什么?”林彦俊明知故问道。
尤长靖想说“土味情话”,却被“情话”二字卡住,怎么都说不出口。简单的两个字牵动他心脏跳动的频率,尤长靖分不清他的心跳是因为跑步变快还是因为紧张变快。
你在紧张什么,尤长靖在心里问自己。
“哎,你怎么不说话,我刚刚说的什么?”林彦俊问,一脸真的很好奇的样子。
尤长靖送他一个眼刀,林彦俊咧嘴笑,脸上露出两个酒窝。
“现在是怎样,”林彦俊说,“是你想听我讲情话吗?”
“我没有。”尤长靖否认道,这个人怎么回事,土味情话就土味情话,把“土味”省掉是什么意思。
“我想听莫文蔚的阴天。”林彦俊突然转移话题。
尤长靖有点气,心想我说不想听你就不讲了吗?那你干嘛每天对别人讲,他赌气道:“我不想唱。”
“我想听我想听,”林彦俊说,“我想听我想听。”
一米八的冷脸帅哥撒起娇来真的很可怕,尤长靖无奈只好边跑边唱。
“阴天,在不开灯的房间,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——”
尤长靖唱了两句,林彦俊又说:“我想听孙燕姿的雨天。”
尤长靖翻了个白眼,又唱道:“你能体谅,我有雨天,偶尔胆怯,你都了解——”
“哎,我还想听那个周杰伦的晴天。”林彦俊说。
“你有完没完,”尤长靖说,“我跑步很累好吗。”
“最后一首最后一首。”
“故事的小黄花,从出生那年就飘着,童年的荡秋千——”
“你知道吗,”林彦俊认真的看着他说,“阴天、雨天、晴天,都不如你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天。”
尤长靖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,它从心脏深处一声一声向外扩散,奔涌到血液里,弥漫在空气间,融化进林彦俊专注而深情的眼神中。
尤长靖脑袋嗡嗡作响,眼神飘忽不定,一会儿躲开林彦俊的视线,一会儿又与他对视。林彦俊跑着步,蓬松的黑发在头顶上上下下飘动,他侧着头,眼神明亮地注视着尤长靖。
尤长靖脸颊发热,两腿发软,他关掉跑步机,从跑步机上下来,不看林彦俊。林彦俊也关掉跑步机,在跑步机上边走边问:“你去哪里?”
尤长靖说:“我去看看门锁了没。”
林彦俊从跑步机上跳下来,跟在尤长靖身后。尤长靖把门反锁上,他感觉到背后有人贴近,身上带着刚运动完散发出来的热气。
尤长靖缓慢转身,林彦俊一手撑在墙上,低头看着他说:“你锁门做什么?”
“没做什么啊,”两人离得太近,尤长靖想向后退一步,却靠在门上,“我习惯锁门,你不知道吗?”
林彦俊紧紧盯着他看:“你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。”
尤长靖更紧张了,他咬着嘴抬眼看林彦俊一下,又转过头想从旁边逃走,被林彦俊伸手挡住。
尤长靖慌张又羞涩的眼神让林彦俊脑袋里的弦“啪”地一声断了,他把尤长靖推回门上,问:“你躲什么?”
“我没躲啊,”尤长靖口是心非地说,“我想回去跑步。”
“你想回去跑步是吗?”林彦俊说。
“对,”尤长靖紧张到结巴,“你,你那个,你今天有点奇怪。”
“好,”林彦俊点头,松开禁锢着他的手,“去跑吧。”
“可以吗?”尤长靖问,虽然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不可以跑步。他心里有个疯狂的猜想,关于林彦俊今天奇怪的表现的猜想,但他不敢去多想。
“可以,”林彦俊说,“去跑吧,我和你一起跑。”
两人又回到跑步机上,气氛比之前更加沉默。尤长靖不敢看旁边的人,疯狂的念头占据了他的大脑,他机械地迈着步伐,直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。
林彦俊去开门,洗过澡的周锐走进来,脖子上挂着毛巾。
“你俩锁门干啥,在里面干啥不可告人的事呢?”周锐调侃道。
“没有!”尤长靖快速否定道。
“我开个玩笑,看给你紧张的。”周锐说。
尤长靖脸本来就因为运动变得很红,这下更红了,耳朵又热又烧。他抬头看到林彦俊在周锐身后远远看着他,脸上带着笑意。
“你回来做什么?”林彦俊问。
“我水杯忘这儿了,咋了,打扰你俩了?”
“说实话,有打扰到。”林彦俊说。
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”周锐连忙摆手,拿起自己的水杯就跑,关门之前他说,“祝你俩百年好合早生贵子。”

20.
“想什么呢你?”陆定昊问。
尤长靖洗完澡坐在床边,穿着粉色的连帽卫衣和波西米亚睡裤,两手撑在床沿,呆呆地看着地面。陆定昊给自己冲了一杯芝麻糊,一边搅拌一边呼呼吹气。
林彦俊到底是什么意思,尤长靖心想,讲个土味情话眼神那么深情是想怎样?有件事他不敢想,他觉得不可能,但这个念头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。
林彦俊是不是喜欢自己?
念头一旦产生,就会不可遏制地在脑海中生根发芽。尤长靖一边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,一边控制不住地想起林彦俊玩味的笑和认真的眼神。他向后躺倒在床上,有个小小的东西被他压在身下。
尤长靖把那个东西拿起来,是娃娃机里的玩具狗。前两天吃饭时他随口提到喜欢这个,没想到林彦俊居然记在心里,帮他抓出来了。
他把枕头边的玩具猪也拿起来,一手拿一个,左看看右看看,心想林彦俊给我抓娃娃是不是喜欢我,又想说抓个娃娃而已别太自恋了吧。
“尤长靖!”陆定昊被忽视很不满,又叫了一声。
尤长靖这才抬头,陆定昊用勺子在杯子里搅来搅去,勺子与杯壁碰撞得叮当作响,他故意说道:“我想要那个狗。”
尤长靖立刻把狗抱在怀里说:“不行!”
“那我要那个猪。”
“不行,”尤长靖说,“你想要你自己去抓。”
陆定昊瘪着嘴翻白眼:“我看是因为林彦俊抓给你的你不舍得给我吧。”
“不是——”尤长靖脑中警铃大作,陆定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他看出来自己对林彦俊有想法了?不对,他对林彦俊有什么想法了,不是林彦俊对自己有想法吗?也不对,林彦俊对自己也没想法啊!
“那你给我一个。”陆定昊说。
“不给。”
尤长靖把两个玩具都塞到被子里,严严实实盖好。陆定昊无语,一口一口地喝着芝麻糊。
陈立农从外面走进来:“尤长靖呢?”
陆定昊:“尤长靖呢尤长靖呢尤长靖呢,厂里一百个人九十九个人都要来找一次尤长靖。”
“诶,现在只有六十个人了喔。”陈立农提醒道。
“怎么了?”尤长靖问。
陈立农:“我想说找你一起去便利店,我有一点饿诶。”
尤长靖:“不要啦,我刚去过,又去跑步,现在很累啦。”
陈立农说:“你今天有去跑步吼。”
陆定昊:“林彦俊拉他去的,他自己会去吗?”
“这样子,”陈立农说,“那我一个人去好了,反正你还可以和别人一起去便利店,我就只能一个人去这样子。”
他转身要走,边走边唱:“我怀念的,是无话不说,我怀念的,是一起——”
“好了啦!”尤长靖站起来,“我跟你去,你很烦哎。”


评论(433)

热度(56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