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

随便搞搞

【长得俊】心动(三)

因为是随便写着玩的,没什么大纲,所以篇幅一直在延长。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也很感谢捉虫的小伙伴,大家记得多评论,爱你们~

21.
尤长靖拿起羽绒服,一边穿一边跟着陈立农来到走廊上。陈立农拉着尤长靖走进自己宿舍,站在玄关处问:“我准备去一下便利店,你们有什么要带的吗?”
林彦俊趴在上铺床上看书,他没什么想吃的,所以听到陈立农的声音也没有抬头。手里的《钓鱼的男孩》已经看到末尾,只剩几页纸。他继续将注意力投入到书中,看到“我一步一步挪过去,心怦怦乱跳”这句时,听到了牵绕他一整天心神的声音。
“你在吃维力炸酱面吗?”
尤长靖走进屋里,探头去看许凯皓桌前的面。
“对哎,”许凯皓说,“你也喜欢吃这个吗?”
“这个很难买哎,”尤长靖走到他身边,“你是从台湾带过来的吗?”
“这是农农给我的,最后一包,你要吃吗?”许凯皓把面碗推过来。
尤长靖咽了下口水,手刚举起来,突然想起什么,抬头看向对面的双层床。
林彦俊捧着书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尤长靖的手僵在空气中,他刚想收回手说不吃了,陈立农就快步走过来握住他的手腕:“诶,不可以哦,凯皓,不能给他吃,他正在减肥。”
“哦~”许凯皓点点头,“那你去便利店做什么?”
“他非让我陪他去啦。”尤长靖说。
“哦~”许凯皓又点点头,“我没有什么要带的东西。”
陈立农偏头问林彦俊和李长庚,李长庚摆摆手,林彦俊说:“没有。”
“OK,”陈立农说,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他转身准备出门,瞥见尤长靖羽绒服拉链没拉,敞着怀露出里面的运动服。
“你这样子不行,”陈立农说着伸手去帮尤长靖拉拉链,“你这样子很容易感冒。”
尤长靖站直身子,抿着嘴眼神乱飘,不知道为什么,一想到林彦俊在床上看着他就有点心虚。
“尤长靖,”林彦俊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,“你是自己没有手喔。”
尤长靖慌张地看他一眼,又快速把头扭回来,对陈立农说:“我自己来吧,这个拉链不太好拉。”
“已经OK了。”陈立农替他把拉链拉上去,抬头去看林彦俊。林彦俊与他对视几秒,平静地把目光移回书上。
“我们走吧。”陈立农说。

22.
夜色笼罩在英伦建筑上空,尤长靖和陈立农走在路灯下,远处围墙外还有站姐在坚守岗位。
陈立农穿着一件灰色外套,帽子扣在头上,向围墙外招了招手,引来一小阵骚动。他隔着帽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说:“我觉得我真的很帅,你有觉得吗?”
“帅啦帅啦。”尤长靖敷衍地说。
陈立农:“诶你有点不走心哦。”
“你们宿舍真的很自恋,”尤长靖说,“林彦俊每天都有在照镜子,我怀疑自恋会传染。”
“不是喔,”陈立农说,“我的自恋应该是天生的。”
两人走到全时门口,小鬼从里面出来,看到他们随口说了句:“hey,man,what's up。”
尤长靖和小鬼不熟,举起手礼貌性说了句:“嗨。”
小鬼不知道在嚼什么东西,冲他们点点头走了。尤长靖回头看他的背影,脏辫被他用皮筋扎在后脑勺,像一个扫把。
“小鬼的头发好酷。”尤长靖羡慕地说。
“他人也很酷诶,”陈立农走到货架前拿了两块巧克力,“你也可以试一试那个发型。”
尤长靖也走过来:“不可能啦,太引人注目了,我不敢试。”
他伸手拿了一包零食,又忍痛放回去:“我觉得林彦俊可以试一试。”
陈立农笑起来:“我脑子里有那个画面了。”
两人在便利店里转了一圈,陈立农买了很多零食去结账,尤长靖空着手跟在他后面。
店员扫码的时候,尤长靖想起林彦俊的一箱面包快吃完了,说:“哎等我一下,我给林彦俊买点面包。”
尤长靖跑去拿面包,陈立农看着他的背影。店员扫完东西问他:“要袋子吗?”
陈立农扭过头说:“要。”
“现金还是支付宝?”
“现金,”陈立农说,“手机又被收走了。”
店员理解地点点头,帮他把东西装到袋子里。尤长靖抱着两袋面包过来结账,陈立农问他:“诶,林彦俊为什么这么喜欢吃面包啊?”
“我也不知道,”尤长靖把面包递给收银员,“喜欢有的时候不需要理由吧。”
“也对吼。”陈立农说。
两人走出便利店,路灯的光投在寂静的街道上,寒风顺着领口灌进羽绒服里,藏在树梢的春意迟迟不肯现身。陈立农抬头仰望黑沉的夜空,月亮被云挡住,天上连一颗星星也没有。
“今天天气不是很好。”陈立农说。
“嗯,”尤长靖点头,“这几天天气都不太好,林彦俊说明天会下雨。”
陈立农手有点冷,他把塑料袋挂在手腕上,两手放到口袋里取暖:“你们两个关系真的很好。”
“是吗?”尤长靖心虚地说道。
“你一直有在讲他。”陈立农说。
尤长靖有点紧张,他怕陈立农看出点什么,又不知道他和林彦俊之间到底有什么。
“尤长靖。”陈立农叫了他一声。
尤长靖抬头看他,夜色下陈立农对他笑起来,露出一排大白牙。
“我真的有把你当作很好的朋友。”陈立农说。
尤长靖突然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陈立农的场景,他穿着粉色的上衣抬头冲着上面一百个座位笑,那天聚光灯下唱《女孩》的人和眼前昏黄路灯下的人重合,一晃眼三个月就这样过去了。
“我也是,”尤长靖说,“为什么突然这样说?”
陈立农望向前路:“我刚来的时候觉得只要我做得好,所有人就会喜欢我。”
两人拐过马路,走到宿舍楼下,陈立农接着说:“后来我发现不是,有的时候你觉得你这样子做是对的,可是,诶,在别人眼里可能就会觉得不是很OK。”
陈立农看到宿舍楼下有个身影靠在墙边,尤长靖偏着头听陈立农讲话,没有注意到。
“那我就想说,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,我怎么可能做到让每一个人都觉得我很OK呢?我这样子做,那个人不喜欢,我那样子做,这个人又不喜欢,”陈立农停下脚步,“所以——”
尤长靖也停下来,问他:“所以什么?”
“所以只要做自己就好了,做自己喜欢的事,抓紧自己喜欢的人。”

23.
尤长靖好像感觉到什么,他抬起头,透过宿舍楼下枝叶零落的灌木丛看到林彦俊站在那里。陈立农的话像平地一声春雷,惊动他在此之前漫长的岁月。尤长靖总是避免做任何出格的事,他受够了别人异样的目光,习惯了患得患失的不安全感,他手握天赋这一张好牌,鼓起勇气踏入这个纷乱复杂的圈子,却依旧小心翼翼瞻前顾后,生怕在娱乐圈这个显微镜下做出一丝出格的事。
他无奈于自己的胆怯,却又迈不出勇敢的步伐,然而就在这时,林彦俊出现了。
林彦俊像一匹孤勇的狼,带着无所畏惧的气势走上练习生的道路,从前公司的一片荆棘中挣扎出来后,依旧带着满身伤痕追逐梦想。他在黑暗的道路上摸爬滚打,却坚定地相信可以看到光明。
尤长靖爱他勇往直前的魄力,爱他特立独行的个性,也爱他捉摸不透的脾气。林彦俊和他就像是磁铁的两极,完全对立又互相吸引,他可以走进他偏僻乖张的世界,他可以带他走出敏感自卑的漩涡。
尤长靖缓慢绕过草坪,林彦俊被树枝挡住的脸逐渐占据他的视线,同时也填满他的心房。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寂静无声的深夜里震荡,他走过去,问道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“看月亮。”林彦俊说。
“今天晚上没有月亮。”尤长靖说。
陈立农跟上来,装作很惊讶的样子:“诶?林彦俊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林彦俊不语,陈立农看看他又看看尤长靖:“你们两个是不是有话要讲?那我先上去好了。”
陈立农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,尤长靖抬头看天,问道:“月亮好看吗?”
林彦俊盯着他白得发光的下巴说:“好看。”
尤长靖把手里的面包递给他,想问他是不是在这里等自己,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以林彦俊的脑回路,阴天跑出来看月亮捉迷藏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林彦俊歪着嘴角笑了一下,接过面包,说:“我的面包还没有吃完。”
尤长靖:“那你还给我。”
林彦俊:“还给你做什么?让你吃得更胖吗?”
尤长靖推了他一把:“你到底下来做什么啊?”
林彦俊:“我来看你有没有偷吃东西。”
尤长靖:“你不是说出来看月亮吗?”
林彦俊不答反问:“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吗?”
尤长靖:“为什么?”
林彦俊看着他说:“因为月亮太胖,掉在地上了。”

24.
尤长靖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,紧张到极致的时候外表会变得很淡定。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林彦俊,心脏却怦怦直跳。他心想林彦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月亮是说他吗?那他出来是为了看自己吗?为什么要特地出来看他?是不是喜欢自己?如果他真的喜欢自己要怎么办?自己喜欢他吗?
自己喜欢他吗?这个问题像烟花一样在他脑海里炸开。他依赖他、信任他、向往他,这是喜欢吗?
尤长靖没有喜欢别人的经验,林彦俊也不是一个合适的初恋,不合适的时间,不合适的场合,不合适的性别。
尤长靖突然开始害怕,对未知前路的恐惧代替紧张在他的心脏蔓延开来。他眼前闪过林彦俊在练习室里看着他的那个眼神,好像明白了那时他到底在害怕什么。
一旦认可这个念头,前路必定艰辛无比。恐惧让尤长靖清晰地明白了自己的感情,却又压制了他寻求认证的勇气。他心存一丝悲哀的侥幸,说不定他不喜欢自己,说不定是自己的一厢情愿。
苦涩的暗恋和无果的爱情,他竟然选不出来哪个更好一点。
“你在想什么?”林彦俊问他。
寒风呼啸穿过夜晚,灌木丛沙沙作响,尤长靖逃避道:“没想什么,冷死啦,我们进去吧。”

25.
两人回到宿舍门口时,陆定昊正好串门回来,手里又拿着一个鸡蛋。
“你们两个干什么去了?”陆定昊皱着眉问。
“去便利店了啊。”尤长靖说。
“你不是和陈立农一起去的吗?”陆定昊说,“怎么你们两个一起回来了?”
陆定昊扭头去看林彦俊,发现他正沉默地盯着尤长靖。尤长靖说:“他说他去看我有没有偷吃东西。”
“噫——”陆定昊搓了搓自己的手臂,“你们两个好肉麻。”
尤长靖跟着陆定昊回屋,林超泽从被子里探出头:“你们快点啦,几点了还不睡觉!”
尤长靖急忙钻进卫生间刷牙,陆定昊把鸡蛋在桌角敲了两下说:“等一下,我吃完这个鸡蛋。”
“你一天要吃十个鸡蛋吗?”林超泽喊道。
“我哪有吃十个,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夸张。”
尤长靖听着外面的争吵声,对着镜子刷牙。他还沉浸在发现自己喜欢林彦俊的震惊和担忧中。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林彦俊喜不喜欢自己,如果不喜欢,那一切好说,大不了就是看着他找一个女朋友,而且大家都是要当偶像的人,三年五载应该不会有女朋友吧?
但如果他喜欢——
尤长靖停下刷牙的手,电动牙刷在他嘴里嗡嗡作响。如果林彦俊真的喜欢自己要怎么办?要在一起吗?能在一起吗?公司发现了怎么办?粉丝发现了怎么办?
真是应了那句话,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。尤长靖脑子里一片浆糊,本来在大厂里就前途未卜,现在更是看不清人生的道路。他漱完口放下牙刷,从卫生间走出来去关窗户。窗外沉沉的夜幕又让尤长靖想起刚刚林彦俊说的话。
月亮掉在地上了,这是他新编的土味情话吗?好烂哦。
陆定昊终于吃完手里的鸡蛋,大家关灯上床。尤长靖躺在床上盯着黑暗发呆,一会儿害怕林彦俊喜欢自己,一会儿又害怕他不喜欢自己,不知道辗转反侧到几点才睡着。

26.
顺位发表的前一天晚上,大家聚在一起聊天。在大厂这三个月里,无数个没有手机的夜晚都是这样度过的,平日里大家围在一起打打闹闹,在面临淘汰之际却都嗨不起来了。
“好了,都打起精神来!”林超泽拍拍放在地上的行李箱,“谁跟我去买点东西回来?”
陈立农说:“诶,我那边还有昨天买的零食。”
“拿过来拿过来!”林超泽说。
陈立农起身回隔壁宿舍拿东西,陆定昊把自己粉丝送的真心话大冒险盒子放在行李箱上,说:“谁跳出来谁去全时扫货。”
林彦俊坐在尤长靖身边,轮到他的时候在旁边吓唬他道:“要跳出来了要跳出来了。”
尤长靖推他的手臂:“你不要吓我!”
Justin拿着辣条从走廊上经过,停在门口问道:“你们在玩什么?”
许凯皓:“我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。”
“我也要玩,”Justin喊道,“Justin也想玩!”
他走进来挂在尤长靖背上,看着他手里的插卡说:“这个怎么玩的?”
林彦俊拿过尤长靖手里的插卡,果断地插进玩具卡槽里,说:“这样,谁跳出来谁就输了。”
“哎,”尤长靖说,“那这个算我过了哦。”
陈立农拿着零食回来,问:“选出来了吗?”
“没呢,”林超泽说,“下一个是谁?”
“我我我,”Justin把辣条塞到尤长靖怀里,“让我来让我来!”
Justin像无爪章鱼一样贴在尤长靖的后背上,伸手去向卡槽里插卡。林彦俊冷笑着靠在床沿上看着他,Justin运气爆棚一发命中,抬腿就想跑,被以林彦俊为首的几个哥哥拉回来按在地上摩擦。
“救命!救命!富贵什么都不知道,富贵还是个孩子!”
尤长靖在旁边“鹅鹅鹅”地看笑话,Justin伸手抓住他的裤子说:“长胖,长胖你救救我!”
尤长靖嫌弃地躲开他:“你叫我什么?”
“长进,对不起,宝贝,你快让他们放开我,我不是你最爱的富贵了吗?”
林彦俊下手更重了,Justin在地上扭来扭去喊道:“林彦俊,你公报私仇!”
“什么私仇?”许凯皓好奇地问。
Justin看了一眼尤长靖又不说话了,只是在地上“嗷嗷”叫。尤长靖紧张地抿了抿着,林超泽也好奇地问:“你俩有什么私仇?”
Justin不答,他看到周锐在走廊上,向外面大喊道:“锐姐,锐姐救救我!”
周锐远远看他一眼,对身边的王子异说:“你看看这皮孩子,还是我们家昊昊乖。”
他回头找钱正昊,发现刚刚还跟着身后的人突然没影了:“昊昊呢?”
Justin在屋里大喊:“锐哥,我也是昊昊,你的昊昊在这里,你快来救救他!”
“钱正昊人呢?”周锐不理他,回去找钱正昊,“我宝贝儿子哪儿去了?”
在意识到被全世界抛弃后,Justin只能忍辱负重屈从于他们的淫威,答应和林超泽一起去全时扫货。
“你不爱我了,”Justin精疲力尽地靠在尤长靖身上,“我再也不和你们玩了。”
他无视林彦俊阴嗖嗖的目光,搂着尤长靖撒娇。开玩笑,Justin心想,刚刚揍我那么长时间,不报复回来我还是温州人吗?他说:“长靖,长靖,我肩膀好疼,你给我捏捏。”
Justin比尤长靖小八岁,见到谁都爱撒娇,在尤长靖眼里他就是个小弟弟。尤长靖说:“你不要这样靠着我,你坐好,我帮你捏。”
“不行,”Justin顺势躺到尤长靖腿上,“我受伤了,我坐不起来。”
林彦俊露出毫无灵魂的笑容,他问林超泽:“不好意思,这位朋友,你怎么还在这里,你们不是要去便利店吗?”
林超泽在杂乱的桌子上翻东西:“催什么啦!我在找口罩,等一下啦!”
陆定昊毒舌道:“大半夜的哪还有人拍你,你以为你是蔡徐坤吗?”
“我愿意,”林超泽终于找到口罩,“我就喜欢假装自己很火的样子,你管得着吗?”

27.
两人走后,剩下的人太少,他们又去走廊里叫人。周锐正好带着钱正昊转悠回来,被陆定昊拉进屋里。
“哎呀,”周锐拿着不知道哪个房间里蹭来的零食,边吃边说,“2018年了怎么还有人玩真心话大冒险?”
他拉着钱正昊坐下,钱正昊腼腆地笑了笑,周锐说:“来,让我给你们露两手,想当年你锐哥玩这个可是——”
他在自己面前比了个大拇指,陆定昊说:“就一个真心话大冒险还有什么技术含量吗?”
“那必须的,”周锐说,“来开局,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犀利。”
有林彦俊在,大家都不敢选真心话,现在周锐加入,连大冒险也变得难以完成。
林8哥充满信心地说自己这剑绝对死不了,话音未落玩具熊就跳到空中,在众人欢呼看戏的掌声中落到他面前。
之前输的人都选了大冒险,林彦俊把玩具放回盒子上,说:“来吧,真心话。”
“哦哦!”陈立农起哄,“好大胆好大胆。”
“我没有在怕的,”林彦俊说,“随便问。”
“那我要问,”许凯皓一脸八卦,眯着眼坏笑道,“你现在有女朋友吗?”
尤长靖虽然知道答案,还是忍不住去看林彦俊,想听他怎么回答。
“哎——”陆定昊无语道,“你能不能问个刺激的,这问题我们都知道答案。”
“我不知道诶,你们都知道吗?”许凯皓说。
陆定昊:“我们和他呆在一起一年,他有没有女朋友我们能不清楚吗?换个问题OK?”
“诶,不行,机会就这一次,不能换。”林彦俊说。
陆定昊翻白眼:“那还有什么好说的,再来一轮再来一轮。”
“等一下,”林彦俊说,“我还没有回答。”
“得了便宜还卖乖,”陆定昊说,“快点说,说完开下一轮。”
林彦俊:“我现在没有女朋友——”
陆定昊把盒子上的剑一个一个拔出来放好,正准备重新开始,就听到林彦俊说:“但是有喜欢的人。”
陆定昊手里的剑“啪”的一声掉在行李箱上,他双手捂住嘴,快速看一眼尤长靖又收回目光。陈立农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摄像头。
周锐捂着头喊:“哦哦哦,自爆了自爆了!”
Justin和林超泽正好回来,在走廊上就听到他们的喊叫声,Justin提着袋子跑进来说:“怎么了怎么了,发生什么了?”
周锐:“林彦俊自爆了,说他有喜欢的人。”
“谁!是谁!”林超泽跟着进来,“我认识吗!”
“是我吗?”Justin说,“是Justin吗?”
许凯皓:“我觉得是我。”
尤长靖紧张地偷看林彦俊,周锐问:“说正经的,是大厂的吗?”
林彦俊侧身将手搭在床上,与尤长靖小心翼翼看过来的眼神对上。尤长靖立刻把目光移开,林彦俊看着他慌张的表情,停顿几秒,对其他人说:“我在开玩笑,不好笑吗?”

评论(655)

热度(5506)